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
陶瓷行业上调产品价格已经成大势所趋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10-11

   

  近日,记者在佛山陶企走访中了解到,虽然煤炭价格持续上涨,但佛山许多企业的生产线采用的是天然气,而近期天然气价格相对稳定;而采用煤炭作为燃料的企业,在行业产品总体价格在终端市场不断走低的局面下,也不敢轻易提高产品价格,而是采取优化内部管理、降低其他环节成本的形式来消化煤炭价格对生产成本的影响,尤其是近几个月以来,佛山大量的私抛厂企业为了维系销量,产品出厂价持续下降,产品价格降幅达到20%以上的大有人在,在此局面下品牌厂家纷纷以稳定价格体系作为战略;同时近年来用于瓷砖生产的原材料总体价格处于历史低位,这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煤炭价格高昂对企业带来的生产成本的提升。

  而在高安、淄博、夹江以及北方产区,除了高安部分陶企已经作出涨价决定外,其他产区基本未有产品涨价的情况出现,大部分企业对于生产成本的上涨,都采取的是内部消化或观望的方式处理。

  泛高安产区:个别企业开启第二轮涨价,9成企业仍处观望中

  8月份,由于煤炭等能源价格的上调,泛高安产区的部分抛光砖厂家在8月30、31日两天,纷纷发出了涨价通知,也有部分厂家的全抛釉和瓷片价格也略有上调。

  9月19日,记者采访了产区中率先发出调价通知的企业负责人,该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9月1日起,公司正式开始执行此前发出的调价通知,抛光砖的价格每片上调了0.2元、0.3元,瓷片和小地砖价格上调幅度较小,全抛釉的价格每片上调了0.5元,但是不排除第二次调价的可能。

  而就在记者采访后的第二天,他给记者发送了一份“产品调价通知”的文件。对其公司抛光砖和小地砖、瓷片的价格再次进行了上调,10月1日起正式执行。

  这位负责人坦言,再次对产品价格作出上调的决定,主要是煤炭价格不断上涨,再加上物流成本的增加,导致生产成本不断攀升,企业要获得长远发展,不可能亏本运营,只能进行价格的上调。而且,通过9月1日执行的涨价政策后,公司的销量不减反增。其实,从6月份开始至今,公司每个月的产销率都超过100%,仅6月份库存量就减少了36%,截至目前,公司的库存量占了仓库最高峰期的30%左右,库存减少了一半。

  据记者从几家企业了解到,面对行业内、产区中一些企业发出的涨价通知,他们还处于观望中。据某陶瓷销售经理表示,公司抛光砖的价格一直比产区其他企业要高,因此,这轮涨价中公司的产品价格没有调整,但是,对于此轮全国物流价格的上调,公司还处于观望中。

  另一家陶企总经理对记者表示,公安部此次对全国的公路运输的严控,对物流依赖性很强的陶瓷行业造成很大的压力,仅原材料进厂的运输成本,平均每天要增加20多万元。而且,自从9月21日开始施行新规定后,货车不愿载货,司机如果超载,担心被抓,如果不超载,即使运费涨点,也赚不到钱。

  据某企业的大区经理对记者透露,现在很多经销商也是处于观望中,物流公司需要定一个涨价标准出来,但是,具体还有没有缓冲的空间,还需要观察,因此,很多司机也不愿意出来装货,原本这个月的业绩可以提前完成的,但因为21号以后就找不到车装货,很是苦恼。

  据记者了解,截至记者发稿时,泛高安产区的大部分企业都没有针对此次煤炭等原材料价格上涨,以及物流成本增加提出涨价通知,基本还是此前8月底发出通知的部分企业表示已经在9月1日开始执行新价格。某陶瓷集团董事长也在其微信圈中发出8月31日已提前告知所有客户要涨价的通知。

  但也有企业老板表示暂时没有考虑涨价的事情,但是如果物流成本持续走高,不仅仅是泛高安产区,全国其他产区都面临物流成本的问题。但是当前的市场环境下,某一家或者某几家企业涨价是很难的,毕竟很多规模较大的企业,此前价格仍有一定的利润空间,而且这些企业的库存压力还是非常大的,尤其是抛光砖类企业。

  北方产区:超载治理导致销量下滑,涨价落实难度大

  进入9月份后,北方产区回暖趋势明显。据了解,在9月份的前20天,河南、河北、山西、陕西等产区销量都有明显提升。一位陶企总经理表示,公司本月前20天的销量超过产量的50%。但在运费、原料、燃料成本上涨的冲击下,特别是各地超限治理实施,陶瓷企业普遍面临找不到车的困境,销量急剧下滑,原来多产区发布的涨价通知,也面临难以落实的尴尬处境。

  进入9月份后,山西、陕西、河北、河南、甘肃、宁夏等产区纷纷发布了涨价通知,掀起了一场席卷北方产区的涨价潮。9月11日,阳城县建筑陶瓷协会联合20家陶瓷企业发布声明,由于原材料、运费、燃料成本上涨,9月20日前内墙砖每片价格上调0.1-0.2元,地砖每片价格上调1元。而在此之前,陕西千阳、富平,宁夏中卫,甘肃平凉、白银等产区陶瓷企业纷纷发布了涨价通知,综合来看涨价的幅度都不大,300×600瓷片每片价格上调0.05-0.2元,地砖每片价格上调0.5-1元。河南、河北等产区虽然多家企业表示会涨价,但大多持观望态度,没有发布明确的涨价通知。

  虽然此次上调的幅度都不大,但落实却面临重重困难。记者对从发布涨价通知的产区或企业了解到,一些企业虽然发布了涨价通知,但实际上价格并没有上调。一位要求匿名的营销总经理告诉记者,其实对价格进行微调,客户是能接受的,但在近期运费上涨的情况下,再上调价格就会面临较大压力。“虽然超限治理措施9月21号才正式实施,但前3天找车就已经很困难了,就这3天我们的库存就增加了不少”。一位陶瓷营销总经理告诉记者,9月前20天做到产销平衡没有问题,但是近几天找不到车,销量仅是原来的三分之一。

  一位陶企营销总经理表示,公司虽然有涨价的打算,但眼下不会涨。“现在超限治理已经让客户进货成本增加,我们要尽量延迟涨价,避免客户面临物流费用、产品价格双重上涨的压力”。

  事实上,物流、煤炭、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的成本压力已让陶瓷企业不堪重负。这位陶瓷营销总经理告诉记者,近期煤炭、原料价格上涨就使瓷片成本上涨了0.15元,运费更是上涨了20~30%。

  他介绍说,原料成本增加0.5元/片,煤炭成本增加1元/片,实际成本增加1.2元/片。面对增加的成本,公司通过提前支付原料款降低原料进货价格,挖掘潜力、精细化管理,大约能找回0.3元/片,但是离增长的成本还有不小的距离。“虽然成本增加了,但是我们保证不降低品质,在有限的利润空间里压缩一点,让客户不增加成本”。

  但是,本来利润空间就很小,又面临煤炭、物流、原材料价格上涨,很多企业产品销售价格已经接近成本。他表示,不涨价不是长久之计,最终仍要提高产品售价。

  从目前来看,虽然涨价落实面对诸多困难,但陶瓷行业上调产品价格已经成为大势所趋。

  泛夹江:陶瓷价格稳定,未受物流和煤炭价格上涨影响

  近期,由于受物流和煤炭价格上涨影响,从而导致淄博、临沂、内黄、高安等产区相继出现陶瓷价格上涨的情况。记者在夹江以及周边陶瓷企业中调查时发现,虽然物流和煤炭价格的上涨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,但为了稳定市场,大部分泛夹江陶企都纷纷放弃了提价,也有部分陶企在小幅度地调整价格。

  夹江及周边多家陶瓷企业表示,物流涨价势必会增加陶瓷企业的生产成本,无论是对原材料的运输成本,还是对成品的对外运输成本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。

  除此之外,煤价上涨也是造成陶瓷企业生产成本暴涨又一关键因素。据了解,夹江及周边的煤炭大部分都是从山西、陕西、新疆等地通过物流运输而来,开年时每吨煤的售价在400元左右,在经历多次涨价后现已涨到600多元/吨,每一吨涨了近200块钱,物流成本上涨对煤炭价格上涨造成一定影响,但煤炭本身的价格上涨则是最主要的原因。

  针对物流和煤炭价格涨价的现象,淄博、临沂、高安、内黄等产区陶瓷企业纷纷启动瓷砖涨价模式,把生产成本上涨的压力分摊到瓷砖中去。但夹江周边产区陶瓷企业却表示,当前陶瓷行业销售低迷,在此严峻的形势下提价,对于经销商而言无疑是雪上添霜,因此暂时放弃提价。

  据了解,在煤价与物流价格上涨之前,泛夹江产区中800×800mm系列的常规抛光砖均价在15元/片左右;300×600mm系列的普通瓷片均价在2.4~2.8元/片左右;800×800mm系列的常规全抛釉均价在16~17元/片左右(金刚釉在20~22元/片);600×600mm系列的常规仿古砖均价在5~7元/片左右。或许以上常规产品的价格与企业实际成交价格会有一定的出入,但是它却能在很大程度上真实反映出夹江陶瓷的销售价格情况。

  在煤价与物流价格上涨之后,记者在走访产区内多家陶瓷企业时发现,产品价格与煤价、物流价格上涨之前的差别不大,只有瓷片和西瓦的价格有所调整,调整范围在0.05~0.2元之间浮动。

  原本很多企业计划在“金九银十”到来之际,把瓷砖的售价上提,但是从目前产区企业的销售情况来看,保持价格稳定更有助于产能的消化。

  “现在砖都卖不掉,还去提价,这不是自己去找死吗?虽然煤价与物流价格上涨会增加企业的生产成本,但是当前如何及时消化产能才是企业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道,产品质量的提升才是提价的根基,品质都没有做好却盲目提价的行为是在自掘坟墓。

  淄博:物流及煤炭价格齐涨,淄博瓷砖未涨价

  受物流运输费用及煤炭价格双双上涨影响,各陶企成本均有不同程度上调,但据记者调查了解,截至目前,淄博瓷砖价格趋稳,未有企业涨价。

  日前,记者从淄博产区多家陶企了解到,8月上旬,淄博地区的生产用煤由此前的480元/吨涨至最高峰的700元/吨,涨幅达45%,这令淄博陶企的生产成本瞬间增加。

  “按照我公司一条生产线日用煤炭60吨,每吨上涨220元/吨的涨幅计算,我公司一天就需要多支出13200元的费用。以日产1万平方米产能为例,每平方米瓷砖的生产成本至少增加1.3元。”淄博一陶企总经理告诉记者。

  经记者多方了解,当前形势下,淄博陶企的瓷砖价格均未上涨。走访中,多位淄博陶企负责人告诉记者,尽管生产成本在不断提升,而鲜有厂家明确提出涨价,只能无奈维持原价格,其主要原因是当前终端市场的行情并不好。

  “自今年开工,一直到7月底,产品热销只是一种市场假象。就淄博产区而言,淄博当地政府对瓷砖行业进行限产,这样导致淄博多数厂家瓷砖产能减半,短时间根本无法满足客户需求,从而引发更多客户慌忙订货、提货,甚至部分产品花色出现断货,从而进一步加剧了产品供不应求的假象。”上述陶企总经理说道。

  据记者了解,受煤炭价格上涨及运费增加影响,临沂产区的陶企纷纷书面通知客户,将瓷砖价格不同程度上调。

  上述陶企负责人认为,临沂与淄博之间的发展模式完全不同。由于临沂陶企产能巨大,一般情况下,产品价格会随市场行情随时调整。而淄博产区则不同,对于不断上涨的生产成本,不少淄博企业负责人纷纷表示,在当前形势下,企业只能从内部消耗上涨的成本费用,而不能转嫁到客户身上。据记者了解,淄博产区近期内涨价的可能性不大,原因是淄博陶企无涨价环境。

  上述陶企负责人表示,淄博陶企目前的生产成本仍远远高于周边,而周边此时又在不断挖掘淄博陶企的客户,所以淄博企业谁都不愿意轻易涨价。

  但也有多位陶企负责人同时表示,受生产成本不断增加影响,瓷砖价格上涨只是时间问题,但现在不好说。

  走访中,多位淄博陶企负责人告诉记者,近年来,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,传统的“金九银十”对于建陶行业早已没有多大影响。而对于那些优秀陶企而言,几乎没有淡旺季之分,而对于依靠走量为主的陶企来讲,则极易受到市场影响致使销售出现波动。